小九

佛系写手,更新随缘,长弧,婉拒撕逼

真的,評論區的各位都是天使,而且還令人記憶深刻。『ky除外』

椅桐梓漆:

是这样没错了,给我一个长评,我能肝出一个短篇:)

有劫——今天开始当鸽王:

我的意思,你懂吧?(⌯¤̴̶̷̀ω¤̴̶̷́)✧

矢崎鹤见:

每一位评论的小可爱我都有印象,我无敌好勾搭的!!!/暗示

幻夜殘月:

我也好想要有評論,短短的幾個字也行_(:3 」∠)_
↑((沒更新的人別說話!

篮子里的澜子:

没错,谁评论我,我们可以直接结婚
长评我直接送点梗给你

卿灯:

也是我。真的很喜欢评论了💕。

怀光:

是这样的。
如果收到长评,我连咱们俩孩子在哪儿上小学都想好了。

長幺:

是这样的……

陌陌今天不在家:

没错!

帅的一批红棠:

就是我了,要是评论我他妈社保。我会爱死你。

川南的戏:

是这样的

NO:

好像是……但回个评论对我来说很艰难啊

黎时华×:

是这样的。x

青阳淼:

没毛病,就是这样(。

逆世而生:

是这样的。

蘭浔:

陈大大大大大欢:

是的是的是的!虽然有时候没有回,但真的都有看!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!!!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!!!

Shawty.:

是我,我爱评论

百年大揪树✨:

是是是!评论我就是爱我!

努力画画的小羽毛:

是这样

冰冻的小姐鱼:

是这样的…… 

宵旬:

是这样的

『羡澄』逃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線
‖第一視角
‖ooc慎入

紫电化作电流,禁锢了纤瘦身躯。双手被缚在身后,倒在船舱上。开口想要劝说阿娘一同离开,却被魏无羡强行制止,只能发出微弱的嘶吼声。拼命的摇头,想要站起来,腿一软,半跪在舱面上。

“唔唔唔……”

船随着河流越飘越远,莲花坞火光冲天,在船上似乎还可以感觉到火焰的炽热。眼中事物愈加模糊,杏眸蒙上了一层水雾,用力咬住堵在口中的手,身体不停轻颤,压抑了内心汹涌澎湃的情绪。

“……呜……”

倒在舱面,一双杏眸黯淡无光,眉头紧锁,往日梳理的整齐的发髻如今早已散开,青丝披在身后,背于身后的手紧握成拳,指甲在掌心留下月牙印记 ,堵在口中的手早已被收回,压抑着心中怒火,薄唇开开合合却发不出声音。

早已看不见莲花坞,可还是望向那方天地。半边夜空被火焰映照成橘红,看着橘红的半边天,终于控制不住的对身旁那人一拳捶去,伸手捞过人衣领,用力晃动。瞪大杏眸,瞳孔紧缩,咬牙切齿的冲人怒吼。

“你为什么要强出头!!为什么!!他们死就死了,关我们什么事,关我们家什么事!!”

天空应景的滴下雨滴,随后降下连绵不绝的暴雨,顺着脸颊滴在地上。雨水,泪水混在一起,打在对方脸颊,眼角一片殷红,牙关轻颤 声音不稳。

“我要我的爹娘……”

控制不住的嚎哭出声。泪水划过脸颊,滴落在手背上,哭的撕心裂肺,呼吸也分外急促。脱力的坐在人身上,手臂无力的垂下,腰间银铃突然掉落在地面,侧眸看过,才发觉系铃的绳断裂了。一阵不详的预告涌上心头,坐在人小腹,趴在人怀里,大声哭喊。

“我要我的爹娘啊…!!”

停码

150fo點梗,感謝各位的喜歡
cp:all九,all大,曉宋
占tag致歉

【all九】道別

壹道别:

忍下对人呵斥的冲动,眼神之中写满恼怒。眼神中隐约出现的一丝歉意,却消失的快。袖中左手紧握成拳,暗暗咬牙隐去心中情思,转身背对门口,右手伸指指向木门之外,意义不明而喻。

听不到对方动静,侧眸看向对方,调整脸上表情,一脸不耐,语气冰冷。

“怎么还不走?”

“小九……”

“……哼”

冷哼一声,却也默许这个称呼。即便这个称呼带来的记忆没有一丝美好,却依旧伴了自己多年,即便已有新的名与字,也还是不舍割弃。

只是,自己终究摆脱不去繁琐尘事,即便道行不浅,却始终踏不入仙世。市井之人散不去的便是那执念,自己能踏入仙门纯属意外。手上沾染的血液再也擦拭不净,即便过去多年,却还能嗅到淡淡血腥。

“恰逢百态、具是人心。”

“七哥,再见。”

贰道别:

听着洞窟之中诡异凄惨的吼叫声,酝酿了一丝灵力,提着修雅抬脚向石壁踢去。石壁轰然倒地,看见里面场景,一丝反胃感袭来。眼前满是红,石壁上,地面上,石台上,人身上都被红沾染。

“这么狼狈,做给谁看?”

手指摩挲过玉骨折扇,反手一转,扇骨抵在人下颚,微微抬起,迫使对方看着自己。眼神轻蔑,唇角微微上扬,一副讥讽模样。

“柳清歌,你何必呢?”

践踏着人最后一丝理智,语气难得变得轻佻。站在人身前,一如既往高高在上的模样。手中折扇轻转,片刻之间扇面压在人脖颈处,黑白扇面渗上一丝红。体内磅礴灵力疯狂涌动,隐去善意,以恶视人。

“抱歉。”

口中轻叹出歉意话语,却不知这话是否被人放于心上。善意的引导对方分散灵力,却被人疯狂的灵力攻击。抬手拔出修雅,剑发白光,白光耀眼,刺的人睁不开眼眸。

“这是?”

光芒散去,眼前人被红覆盖,呆愣几秒便反应过来,修雅入鞘,隐去方才失态 ,抬手推了推人肩膀,却见对方直直倒下,倒在石台一动不动。

“柳清歌?”

“死了?”

“切……”

展扇而开,簌簌摇动,掩去眼中慌乱,抬步走回原本自己的位置,阖眸修炼。

“柳清歌,再见。”

叁道别:

“你有何见解?”

在众人之中对人提出疑难问题,见人答不出来便产生扭曲快感。见人看着自己,便对人比个口型。

“小畜生。”

随后收回表情,注意到对方额头一闪而过的红印便警惕了起来。将人随意的丢进陷阱中,通过仙镜看着里面的争斗,津津有味的吃着七哥递过来的糕点。

“呵,该说不愧是小畜生吗?这般仁慈是在作何?”

对人处处救人的行为有一些不爽,却突然发觉到地上的巨大裂谷和庞大魔气,憎恶的抬脚抽身,轻甩脚腕,那抹黑气便若有若无。

直到无尽深渊完全打开,轻叹一口气,御剑飞行,落与人身前,抬手,推落,一气呵成。看到对方脸色表情竟有些愉悦和些许恐慌。冲着人冷哼一声。

“再见了,小畜生。”

【七九】恨

双腿皆残,跪于石板上。腿肚上伤痕累累,皮肉翻卷,鲜血被人汇聚与一个石槽之中。对人恶趣味是满满的嫌恶,脸上表情却是一片平静。

“不悔,七哥会来救我的。”

心中是对那人满满的信任,即便那人已音信全无,但那人对自己做了承诺,自己便信任他。义气说来简单,真正背负时却重如泰山。

抬眸轻蔑的看向对方,唇角轻勾。似是可怜对方可悲,又或是炫耀自己有人可依。对方恼怒的表情映入眼帘,瞳孔缩了缩,闭上眼眸承受对方施暴。

“七哥……我信你。”

睁开墨色瞳眸,身上伤口还在隐隐作痛,鼻尖抽抽,闻到焚烧的气味,一抹红蔓延开来。脚踝处早已烫伤,只是自己早已失了感觉,倒也不误事。拖着失了知觉的腿从火焰之中逃出,看着曾经囚禁自己的牢笼一点点被火焰吞噬,心底滋生处一丝扭曲的愉悦感。

随后这份愉悦感被绝望吞噬。四处张望也未曾见那个承诺要护自己的人。垂眸盯着地面,唇角依旧勾起。

突然被一个带着斗笠的陌生男人打横抱起,感觉到他人的体温,少有的产生一丝疲倦,静静的看着四周,耳边响起人话语。

“还等吗?”

“不等了……”

那个人没有来,但自己依旧相信着他。这个男人一定是他派来救自己的,那人一定没有背叛承诺。口中喃喃自语,墨眸中隐隐闪过一道恨意。

“七哥……我信你。”

被那男人送入青楼时,闪着希望的瞳眸失了光。面无表情的被人抱紧,被人像狼一般的舔过,亲吻过,反胃感袭来,眼角有一丝泛红,紧咬着下唇,抬腿踢人试图逃走,却被人轻易阻止。被人占有时,眼泪顺着眼角留下。

一夜未眠,烛影摇曳。躺在床榻上,被人打上了洗不去的印记。身体轻颤,两腿抽搐。眼神黯淡无光,心底充满恨意。

“岳七,我恨你。”

【冰九】囚婚

总被lof屏蔽,发成图片版。清水无车。

【冰九/七九】真恨·假恨

#真很·假恨#
#心魔#

“滚!”

朝人冷言冷语,手掌用力紧握成拳,用力一挥,茶盏爆开,茶水顺着木桌纹路慎入,滴落在青砖地面上。

睁大墨色瞳眸,有些厌恶的移开视线。灵力失控的在手边盘旋,击碎了茶盏又将木桌击出裂缝。咬牙切齿的瞪着门口不肯离去的那人。见人坚持不肯离去,自己也不能违逆对方想法,只得深吸一口气平复情绪,脸上表情恢复冷淡。

“有事吗?掌·门·师·兄”

咬牙切齿,一字一语道出生疏话语,把人拒之千里。眼神危险,其中恨意外露。

“小九……”

听见这个称呼,脑内绷紧的弦被人触动,继而断掉。用力锤了桌面,低下以往高傲的头颅,束好的发丝散开,垂下的发丝掩去脸上表情,开口打断对方话语。

“别叫我小九。”

侧眸窥视对方反应,没有意料之中的恼怒。对方只是无奈的叹口气,遂而调整言辞。没有发火,没有以往在他人眼中看到的厌恶。

“……清秋师弟”

心虚的扭过头,不去与人对视,紧握成拳的手放松,轻抚过桌面裂痕,垂着眼眸,神色晦暗不明。轻咬下唇,心脏被捏紧一般,感觉呼吸都变得困难。

“……”

眼前事物被扭曲成一点,重新被赶回黑暗之中。身上白衣早已被褪去,身躯赤裸。伸手抱着腿,手卡在腿弯处,腿间若隐若现。眼眸之中黯淡无光,背上不知何时鞭痕密布,皮肉翻卷。

一滴清泪划过脸颊,眼眸不受控制的留出几滴泪。一手松开腿,腿惯性垂下,胯骨凸出,身上不知从何时开始,肋骨也变得明显,身上比过往更加纤瘦,骨形凸显。抬起纤瘦的手,指尖触上脸上湿润,用力抠下,一道半月形的伤疤留在脸颊上。

“都说了,不要与沈清秋这种东西有丝毫牵连,你就是不听……我,无药可救。”

合上眼眸,脸色苍白。四周黑暗散去,赤身躺在冰冷石面上。吃力抬了抬手腕,墨眸疲倦的半睁,手腕上的黑色铁链另一端锁在栏杆上,已经没有力气去活动脚腕,脚腕铁链更加粗大,更加沉重。躺在石面上,蜷缩着身体,掩盖着弱处。青丝散在身后,沾染些许污浊,与往日截然不同 。

身上被人印上红痕,明知是对方恶趣味,但心脏还是感觉不适。精神状态极其不稳定,随时都可能爆发,咬烂唇瓣,手中紧握玄肃剑残片,划烂手掌也不松。

“这样,你满意了?”

侧眸看向洞窟之中唯一的光源,伸舌舔了舔干裂的唇瓣,努力爬起来。被束缚在这片洞窟之中,甚至只能爬着移动。若是传出去,修雅剑如今却只能赤身趴在地面上,岂不要贻笑大方。

自从见过玄肃残片,心便已经死了,对人的侮辱也不再在意了,口中咬住玄肃残片,用力咬下,顿时血液便从口中流出。

“我会在地狱深处,等着你。”



『all大』窥探者

『私设女体』
房门紧闭,屋内仅余一人。

坐于铜镜前,望着铜镜中的面容,面容清秀却没有表情,金瞳之中一片平静。伸手触上铜镜,用力一摁,镜面裂开一道缝,手指顺着裂缝划下,有些意外自己力道如此之大。侧目而视,总觉身后有人,但又察觉不到气息,警惕几分。

站起身,将里衣褪去,胸膛包裹着厚厚的绷带,硬将胸部束平。伸手捂住胸口,绷带压迫胸口的感觉并不舒服,大口呼吸缓解窒息感,用手将绷带松松,轻叹一口气,突查一丝视线,扭头盯着,手轻抚桌上符纸,冷声说道。

『谁?』

听不见回答的声音,秀眉微蹙,从床上随意捞一件衣服披上,抱臂,倚墙而立,手中握着几张符纸,眼中闪过一丝杀意。心中暗想秘密绝不得公之于众。

『无人?』

不见动静,放下抱臂的手,背至身后,在房间中踱步,待窗外阳光明媚,遂脱去披在身上的衣物,换上道袍,用骨梳将秀发梳理整齐,带上头冠,用帕子将脸颊擦拭一遍,推开木门。

看着门前劳作的人们 ,开口问安。

『诸君晨安』

得到人们回话,视线随意移动,只见木门边未擦拭干净的痕迹,蹲下用手轻拭,垂眸盯着,眼底暗红微显。

『呵』

快步回屋,找来纸笔,蘸墨在纸上写下几行字。

『阁下亲启:
不知阁下为谁,在下不喜躲躲藏藏,不如阁下今晚直接来找在下,在下有事与阁下商讨,在下定会泡茶恭迎阁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东方纤云留』

将信夹在门缝之中,检查一下胸口绷带的状态,见无事,便外出修炼。

『恭候阁下大驾』

『二大/all大』福愿

『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』

生活总是华而不实,凡人痴与为所欲为,妄想借此实现自己心中念想,却不料最终却背道相驰。这一切,实在太过可笑。

执笔欲写,却不知心中所想究竟是何。水墨滴下,沾染信纸边缘,墨痕不散,墨色黯淡。

『至印飞星:』

本想写的亲密些,却不知如何表达,只得作罢。

『不知汝是否安好,特写信质询,望师弟莫怪。』

将毛笔放下,右手托着脸颊,垂眸观望信上内容,金瞳中闪过暗红光芒。闭上眼。再睁眼暗红已经消失,一如既往。

『诸位一切安好,莫要挂念。不知汝现在身在何方,只得写信质询,望师弟见了快些回信,莫要叫人多操心。』

写到这里,手上力道加重,毛笔断为两截,遂放到一旁,重新找寻一根,沾上些许墨色,认真写信。

『汝所言非虚,天道确实可逆,但只怕代价太大。汝莫要盲目去篡改,一切交给师兄即可。』

回想起曾经篡改过的天道,荒唐的令人发笑。现在,自己早已不是逍遥门的弟子,连道修都算不上,和前世相比,天差地别。

『吾一切安好,师弟莫要挂念。好好度日,莫要在尘世之中插足。』

思考再三,犹豫在一句话上,最终还是填上一笔。

『抱歉。』

落笔,看着身旁火焰,伸手去感知,被烫伤也无感。

将信纸,毛笔一切塞入火堆。闭上眼睛,脸上表情平淡如常。

『望汝一世平安。』

『二大/all大』因·果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
『注:前世向,内含私设,第一视角,be』

世间万物,皆有因果。

天道便是一切开始的因,甚是一切结束的果。

人们总想,若相遇注定悲剧,那一开始便不要相见。可星星的轨迹并不随人意愿行走,一切早已注定。

『印飞星?』

见对方满脸笑意有点不解,呆愣片刻便回过神了,眼中一片寒意,薄唇微张只道出人名。看到人身上魔修衣物秀眉微微皱起,微眯双眼,金瞳不含感情的打量了对方,产生几分警戒。

『汝,有何事?』

『当然是找大师兄喝酒……难不成大师兄有事?』

对方顿了顿,将未说完的话说完。听完此话,内心放下警惕,遂起身给人找了两个酒杯,置于人身前桌上,开口而言。

『无妨』

对方拿出带来的酒坛,倒满两杯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见对方喝下,才端起酒杯小口抿喝。自诩酒量不差,但此刻半杯酒下肚,便有些昏昏沉沉,身体感觉炽热不已,同时也酸软无力,一开口便是断断续续的话语。

『这酒……』

白皙脸颊因酒精侵蚀而发烫染上嫣红,眼神也逐渐透出几分情欲。强支起身体,伸手拉住对方衣领,将人拉进自己,断断续续的质问对方。

『汝…在酒中间…加了…什么?』

对方脸上带着狡黠笑容,目光炯炯,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。

『大师兄不舒服吗?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『滴滴!』